沉迷+×无心做事

白队毒唯!毒!唯!

佳偶天成2(小伍视角)

小伍是个话痨。

其实小伍只是藏不住事,有什么就说什么。而且小伍一着急一激动一兴奋就会无意识地说说说,希望可以和身边的人分享自己的心情。

所以小伍朋友很多,但是每个朋友都有过被小伍念得头大的时候。小伍总是说自己的朋友总是通过自己很容易地就成为朋友了,自己就像个wifi一样。他不知道的是,他的朋友们一般都是通过吐槽他的话痨,开始变成朋友的。

小伍也是一个很认真的人。

从小到大,小伍一直贯彻着只要做,就一定要做好,不管需要付出多少努力。

所以第一次听说赛制,听说要和别人组成团队进行比赛的时候,小伍心里有些没底。自己是可以很拼,但是万一自己的队友不努力怎么办?

和老谷组队后,小伍觉得自己白担心了。当然不是因为老谷是个很努力的人。相反,用小伍的话来说,老谷懒得可怕:赖床功力一流,训练也不是很认真,总是有一种蜜汁自信,觉得自己上台就会了。但是好在老谷听我话,小伍很高兴地想,他赖床我就把他拖起来,他不训练我就拖他去训练。这种时候老谷总会懒洋洋地配合,小伍说什么都“好好好”“对对对”,而且老谷的自信也不是没道理,上台后老谷总是表现的很好,也出不了什么错,所以懒也没什么。

但是小伍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情又不好了。网上说老谷什么都顺着他,很宠他。开始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觉得的,第一次有个人从来不嫌自己烦,总是耐心地听自己说话,对自己说的无条件服从。但是渐渐小伍开始怀疑,老谷到底有没有认真听自己说话,老谷为什么都不给自己反馈,老谷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他的想法。小伍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很矫情,但还是忍不住地想:如果我不是他的搭档,如果他的搭档不是我,是不是他就不会和我玩,是不是他也会无条件地听另一个人的想法,是不是他就会对我不耐烦?

小伍觉得自己陷入了个怪圈,他拼命阻止自己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他想像以前一样,自己心中想的念的只有舞台。

但是不行。

昨天少奶奶来采访,让老谷蒙着眼睛辨认谁是小伍,老谷两次都猜错了。小伍真的觉得这种事情没什么好计较的,但是心中还是像压着一块大石头,沉甸甸的。透不过气来。

所以小伍吃晚饭的时候突然就哭了。

小伍努力地想把自己的想法表达清楚,又害怕透露出那些自己都觉得矫情的心情。断断续续的诉说,让当事人更摸不清头脑。小伍听到老谷说“我今天哪惹你了? ”更加难受了。老谷已经对自己不耐烦了吗?

吃完晚饭,小伍一个人躲到了房里。黑色有一种魔力,让人的感情肆略。本就止不住的伤心更加化作眼泪流出。小伍躺在床上,心中乱成一团。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伤心,一想到老谷嫌自己烦就忍不住流眼泪,所以他干脆不去想,就安静的躺在床上,流着眼泪发呆。

小伍是被开门声惊醒的,下意思地看向门口,适应了黑暗的眼睛乍然见到亮光,下意识的眯了眯,眼前的一切是模糊的,被光笼罩的人影也朦朦胧胧,但小伍知道,是老谷。

 小伍之前哭得迷迷糊糊地,他好像听见了,又好像是幻听,但是那句如叹息一般的四个字撞进了他的心里,把他的心撞得扑通扑通地停不下来。

时间好像静止了,小伍浆糊一样的脑袋不足以支撑他作出什么反应,除了直愣愣地看着老谷,小伍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

最后还是老谷走了过来,顺手带上了门,房间又一片黑暗。小伍感觉旁边的床向下陷了一点,然后听到了老谷好听的声音。

“小伍,我……其实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嘴笨你是知道的……对不起,惹你哭了……你说我不给你反馈……但是我也不是很明白你要我反馈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反馈,我嘴笨你知道的……其实我觉得你说的都是对的,你想要做什么,想拿冠军或者是什么,我都想帮你达成,你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小伍,不要哭了,我很喜欢看到你笑,我很希望自己可以让你笑。但是……我嘴笨你知道的,尤其是……尤其是每次看到你,我就更不知道说什么了。感觉听你叽叽喳喳的也挺开心的。其实……我从第一次见到你,看到你蹦到我面前跟我打招呼,我……我看着你的小虎牙,就觉得特别喜欢。听到我和你是cp,我当时真的很开心。后来……后来就越来越喜欢你。看到你大笑的样子会想把你抱到怀里,看到你哭想给你擦干眼泪……听到你同意我们叫佳偶天成,我真的很高兴,虽然你是因为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我还是很高兴。看到网上的人把我们凑成一对,我也很高兴……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但是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不仅仅是搭档,还是……爱人……小伍,你……你愿不愿意……”

这个面瘫,居然能将这么多话,话痨的名头该送给他了,小伍想着,心情一下子好了,前阵子闷在心头的那块大石头一下子没有了,感觉……好困……先睡一觉吧,让那个面瘫上次没认出我,就先让他着急一下。小伍脸上恶作剧得逞似的露出了小虎牙。等明天睡醒了,再告诉他,我好像也喜欢上他了。 

评论(1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