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无心做事

白队毒唯!毒!唯!

叉烧小段子(三)

(伍)玫瑰:怪我咯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光棍节。
一个名为给单身汪的节日,实为给情侣们虐单身汪的节日。。。
在这不普通的一天,wuli四甜依旧过着普通的生活。
但总会有一些不寻常的事发生,不然,我的段子就写不下去了。。。
比如:盐没了。。。
作为团爸妈和大厨担当,小队长毅然决然地踏上了买盐的征途!
叮—— 您获得了:盐x1
小队长顺利完成了任务!
但苏格拉底说:一件不普通的事情,总会造成另一件不普通的事情
比如——小队长冒着冷汗尴尬的看着眼前拿着玫瑰花的小女孩
“哥哥!买束花吧!”
小妹妹!莫非你就是传说中卖玫瑰的小女孩!台词有点落伍了你觉着吗?这种情节不应该是用来促进男女主人公感情的的吗?我一个人你觉得合适吗?
“呜,小妹妹,今天是光棍节吧,嗯,我也没有女朋友,所以,我不买花。”
“对啊,是光棍节,所以你买了花,送给喜欢的人,不就可以脱单了吗!”
“可是,现在天也挺晚了,我要回宿舍了啊!”
“宿舍也可以有真爱啊!来!买一朵吧!”
“⊙▽⊙”

但最后小队长还是买了一朵。
因为小女孩说,这个是慈善活动,所有卖花得来的钱,都会捐给孤儿院。
wuli小队长是如此乐于助人的人!
这种公益活动必须支持!
但大家都知道,wuli小队长也是一个很纯情的男孩纸。
因此,拿着玫瑰花的小队长,理所当然的……羞涩了。。。
今天小队长的人设依旧不崩!
同样没崩人设的还有谷霸霸
谷霸霸依旧勤于跑他的重生地——厕所
通常这种时候,偶像剧的套路就是这俩人会遇见,然后展开一段激烈的剧情。
但是!你以为我会是这么俗套的人吗!
没错!我就是!
就在谷霸霸走出厕所的一刹那,
他看到了鬼鬼祟祟,打算偷偷潜入的小队长。
以及小队长手中的玫瑰花。。。
如果你可以熟练掌握运用微表情学,心理学,以及高级读心术
那么恭喜你,你就能透过谷霸霸面瘫的脸,看到谷霸霸内心一层厚厚的弹幕:
卧槽,嘉成出去一会儿就买个盐居然就拿了朵玫瑰花这是肿么回事难道是粉丝送的不会啊粉丝怎么可能只有一个或者怎么可能只收一个粉丝送的花那莫非是今天光棍节嘉成想脱单了然后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嘉成居然有了心上人还买了花打算表白这怎么行毛毛好方然后毛毛还不说。
而此刻,小队长的内心也是奔溃的:
#被室友意外撞见单身的我拿着朵玫瑰怎么办#
在线等,有点急
虽然不知道方什么,但就是觉得好方啊
#我的天空布满了弹幕“啊——”#
而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我们的小队长凭借他出色的头脑,敏捷的身手,轻松化解了危机(并没有)。
小队长如一道闪电,又像一阵狂风,呼啸而至,将玫瑰花“啪——”地拍到谷霸霸怀里,力道之大,将谷霸霸推得一个趔趄,之后化身一阵龙卷风,刮了出去。
以上,就是小队长生动的为我们展示了什么叫“爱像龙卷风~~~”
而我们的谷霸霸呢? 如果你可以熟练掌握运用微表情学,心理学,以及高级读心术,那么。。。
哦,你什么也看不到
叮——您的好友面瘫谷已下线。
叮——您的好友呐喊者谷已上线。
叮——电脑死机,正在准备重启。

如果这是偶像剧,那么我们的两位+×一定会花上20集来解开这个误会,甚至可能最后还解不开。
但是!你以为我会是这么俗套的人吗!
告诉你!不是!
所以,很快他们就说清楚了
也就是两句话的事。
谷霸霸很满意,我家嘉成还是一个纯情的,没有心上人的男孩。
至于心中一点点失望就像电脑病毒,很快被强大的杀毒软件破灭了。
小队长也很满意,这么尴尬的事情一定要说清楚,不然老谷误会就不好了。
至于为什么怕老谷误会,我们纯情的小队长是必须不会去想的。
很满意的两个人很满意地找了个花瓶把玫瑰插起来,很满意地一个学英语一个教英语去了。

于是,凡凡一回家,就被摆在茶几正中央的玫瑰花惊了个呆。
宿舍中是四个大男生,谁也没有情调去摆弄什么花花草草
更何况是玫瑰!
再联系一下今天是什么日子
凡凡觉得自己懂了点什么
那么问题来了:这是谁的玫瑰?
它是磊哥的概率是百分之33.33333循环,是+×兄弟的概率是百分之66.66666循环
很明显,是+×兄弟的概率远高于是磊哥的!
#今天的我依旧机智满分#
#请叫我数学小王子#

数学小王子凡凡心情很纠结。
一方面,他为自己的两位+×哥修成正果开心:
#嘉成嘉诚一相逢,便虐遍单身狗无数#
他们秀得儿宝宝眼睛瞎,自己个儿还不知错
宝宝都为他们捉急
这情商儿真真是不能看
另一方面,凡凡也觉得很忧伤:
说好一起做一辈子的单身狗,你却偷偷脱了单
这感觉就好像一千米考试,说好一起慢慢跑,只有我当了真
还不是一个!一脱脱俩!
还在这种单身狗的节日!
你们就这么背叛了我大FFF团,你们儿砸知道吗!
好的,你们儿砸现在知道了。。。
宝宝委屈,宝宝,就是不说就是不说!

才怪。
所以磊哥一回来,就见凡凡一头扎进自己怀里:
“磊哥!老谷小伍在一起了!从今以后,只有我俩相依为命,为FFF团大业抛头颅洒热血惹T^T”
凡凡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睛,却见磊哥微微红了脸:
“凡凡,这种伟大艰巨的革命事业还是托付给嘉哥和天生单身狗大伯吧。作为儿子,我们应该继承小伍和老谷的衣钵!”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