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无心做事

白队毒唯!毒!唯!

春春学园日常(七)青春就是小蛋糕小伙伴和……小纸条(2)

        中午吃饭的时候,凡凡顶着老谷的“死亡凝视”,和小伍老谷坐到了一桌。
        “霸霸!你爱不爱你最乖的小儿砸!”
        “不爱,你又不是嘉成我为什么要爱你?”老谷扒着饭,头也没抬地说。
        “你怎么说话的啊!能不能好好说话!”果然,小伍又发动了技能“爱的拍打”,但是小伍,你眼中的笑意出卖了你你知道吗?
        “凡凡,你是不是有什么是要我们帮忙啊?你说呗~我们一定会尽力帮你的!”
        啊!小伍!你才是天使啊!我刚刚不该吐槽你的啊!
        “呃,就是,你们上午看到我后面的纸条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那个啊!看到了啊!我笑了好久啊!你还出去秀了一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伍!你看到了还不和我说,让我去秀了一圈,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纯洁善良的天使伍了!你一定被老谷带坏了!
        “凡凡,可以的,这种勇于直面自己,勇于承认的精神很有乃父风范!”
        好想用小锤锤锤你胸口啊!但有求于人,我忍……
       “霸霸!小伍!你们的爱子被这样对待了~你们帮不帮我报仇!”
       “凡凡~你要怎么报仇啊?你要贴回来?”
        “Bingo!小伍你好聪明啊~但是我不方便帖,你们能不能帮我帖?”凡凡眨巴着大眼睛,捧着小脸对着小伍老谷卖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让老谷贴!老谷手那么短,够不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手短不可怕”老谷慢吞吞懒洋洋地说,“只要有个地方长就好了。”说着还对小伍挑了下眉,附赠勾起一边嘴角,邪魅一笑。
        小伍脸瞬间爆红,这次的拍打格外用力:“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啊!凡凡还在这呢!”
        “哦,凡凡不在就可以随便说咯”
        “不是!什么时候都不许说!我跟你说我要是进医院就是被你气的!”
        凡凡表示:我还是宝宝,我什么都没听懂。其实你们可以当我不存在……反正我也被秀习惯了……

        在经过一番商议,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吧……
        吃完饭回教室,凡凡趁着嘉哥还没回来,让磊哥帮忙,写了一沓便签条,郑重地托付给了老谷。
        下午第一节课是语文课。语文老师有个习惯,就是爱一边讲课,一边满教室乱兜。

        将小纸条神不知鬼不觉地贴到一个人身上,难度有多大呢?
      首先,你要有人和,也就是你周围没有人试图告密,必要时候还能打个掩护。还要躲着老师,不能被老师发现。这点目前还是对老谷有利的。
       第二,就是技术难度了,轻了,贴不上;重了,会惊动目标;必须不轻不重恰到好处,其中所含技术难度,非苦练十年者,不能掌握。
      老谷就卡在此关上:
      第一次轻轻一帖,没想到刚离手,纸条就掉了。
      第二次有了经验,稍微重了点,果然黏上去了,还没来得及高兴,前面嘉哥稍微一动,纸条就毫不犹豫地投入了大地的怀抱。
      第三次,第四次……都以失败告终。
      老谷还是那副淡定的模样,倒是旁边帮忙望风的小伍急得不行,但还是小小声地安慰老谷:“没事,有进步了,不要急下一次一定可以的!” 
      终于!第伍次尝试!
      被发现了……
      万幸的是,是被大伯发现了。
      大伯看着飘落在地的纸条,又望了望老师,很好,背对着他们,有趁着嘉嘉埋头看书,赶紧回头对着老谷小伍挤眉弄眼。
        大伯不愧是表情包担当啊……这表情丰富而又生动,眼睛恍若抽筋了,面肌恍若抽搐着,整个人恍若抽风了……
      但毕竟是多年好友和同学,这默契不是盖的!从大伯中风般的表演中,小伍和老谷迅速领会了大伯的中心思想 :“让我来~~~” 并且迅速给了大伯一叠写好了的便签条。
        “哎,嘉哥,这道题老师刚刚怎么说的?”
        大伯假装不经意的凑过去,右手顺势一拍嘉哥后背,“啪!”手中握的便签纸就这么拍上了嘉哥后背。
        “啊,就是bulabula……”嘉哥丝毫不查,还热心的给大伯讲起了题。
        “嗯嗯,恩!”大伯一边假装认真听题,一边偷投侧过头,给了老谷小伍一个胜利的wink!
        厉害了我的大伯!real机智啊!
       于是一个下午,嘉嘉忽然发现自己特别受欢迎,大伯、老谷、小伍,轮番找自己问题目。奇怪了,我卓尔不凡的智商明明掩藏的那么好,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发现了呢?问题目就问题目被,干嘛每次都拍得那么用力,后背都发麻了好吗!还有老谷!刚刚居然拍嘉哥的头!嘉哥的头是你能拍的吗!这里面藏着的都是智慧啊智慧!人类的未来就在这里面了好吗!拍坏了你负责的了吗!
 
        终于到了放学的时候,今天刚好轮到嘉哥打扫教室。
        恩?这里怎么有一张便签纸?哎?这里怎么也有一张?好不容易扫完教室,一回头,我去!谁呀!又扔了那么多便签条!
        等等,纸条上好像有东西,恩……一只乌龟,谁画的啊,好丑啊!旁边写着字,比画还丑,仔细辨认一下,貌似是……嘉……嘉……嘉嘉?!
        嘉哥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往身后一摸,抓下来一大把便签条,再把外套拖了一看背后,好嘛,难怪我到处撒便签条啊,这背后,简直就是行走的公告板啊!还有没有了?嘉哥不放心地又摸了摸,果然!头发上还贴着两张!
        老谷!小伍!大伯!你们!完蛋了!我要回去发你们的丑照!做你们的表情包!剪你们的鬼畜视频!准备接受我王的报复吧!

         咳,冤冤相报何时了,小伙伴们不要学哦~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