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无心做事

白队毒唯!毒!唯!

春春学园日常(十一)吹啊吹啊,我的红色内裤

明天就要考试了,我却还在写小段子。。。
平时无聊的时候各种没想法,要考试了脑洞就多得飞起来,这是为什么T_T

(正文)
      大家都知道,小伍有一个怪癖,那就是他的内裤,洗了之后不会晾在阳台上,而是放在窗台上晾干。
       但其实这都是有原因的,并且所有知情人,都对小伍表示理解,包容,以及……同情。

       春春学园有宿舍,我们的六个主角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是住宿的。春春学园的宿舍环境很好,两人一间,虽然没有那种小公寓式的精致,但好在还算宽敞。唯一与众不同的是,宿舍楼有一共有七楼☺。什么?电梯?哪有电梯!你想太多了!
        而我们的六个主角,就都住在七楼。
        我们的大伯曾经这么评价自己的宿舍:“每一次回宿舍,我都听着《蜗牛》这首歌,我觉得这是我的真实写照,我的励志,我的坚持,都在这首歌里了!”
        而嘉哥是这么说的:“我这种天生就是要傲然屹立在万众之上的人,住七楼不是很正常的吗?”
        磊哥这么安慰为寝室苦恼的凡凡:“其实住七楼挺好的啊~蚊虫少啊,而且不怎么招贼。”
        “是啊,因为蚊虫和小偷要到七楼都累死了啊!连会飞的蚊子和为了生计奔波的小偷都不愿意到七楼,我为什么一定要每天爬一遍呢!”磊哥恍惚看到凡凡的怨念已经实体化,变成朵乌云飘在脑袋上空,边说话还边打出个小雷……
        至于小伍:“七楼一点也不好!我讨厌七楼哼!!!”
        “嘉成!嘉成冷静啊嘉成!你要控叽你叽己啊!”

        其实一开始,小伍并没有那么讨厌七楼。得知自己住在七楼的时候,还能苦中作乐地想,就当减肥啦,也挺好的。而一切的转折,在一个夏天的傍晚。
       
         这天,小伍又没有带伞。看过我前文的小伙伴知道,之后必然会发生的就是:下雨……
         果然,夏天的雷阵雨噼里啪啦,还挂起了大风,吹得外面的树哗啦啦响。
         小伍坐在教室里,有点发愁。倒不是为了自己没带伞,反正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更何况现在还有一个常年带伞的中国好同桌兼好室友。只是今天早上走得匆忙,忘记带伞又忘了收衣服,阳台是露天的,这雨一下,看来是白洗了,郁闷啊~
        果然,前面的凡凡也有一样的烦恼:“哎呀小伍你是不是今天又没带伞!你没带伞你说啊!我的衣服还晾在阳台没收呢!”凡凡上窜下跳地着急。
        “凡凡,放心吧,我今天早上给你收回来了,已经叠到你衣柜里了。”磊哥拉住在座位上不安分的凡凡,又一次送去了温暖。
        “啊!磊哥!你简直是天使!爱你!”
        “呵,我连窗都没关,我说什么了吗”后面的嘉爷冷冷一笑,带着侧漏的霸气。在危险和绝境面前依旧从容不迫镇定自若,这才是我身为人皇的气质气场气度!“嗷~~~大伯你干嘛!”
         “你说我干嘛!你居然不关窗!这么大的雨,开着窗寝室肯定进水了!嘉嘉啊!你枉费大伯对你的一片信任啊!大伯对你hin失望啊!”
          “你不是也没关!”嘉哥一个鄙视的眼神飞了过去。
          “大伯为什么不关窗,这不是很明显吗嘉嘉!这是大伯对你的考验啊!这种良苦用心你感受一下!哎,嘉嘉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体谅体谅你大伯呢?”
         不理会前面又开始日常互怼的两人,小伍忧心忡忡地问老谷:“老谷,你衣服收进来了吗?”
         “啊,没啊,忘了。没事,回去我们一起洗,我就一件,洗完就帮你洗。”
         “不要!内裤什么的才不要你帮!”
         “哦……”
          语气中有点可惜是怎么回事?喂喂老谷你好像暴露了什么啊!
  
        放学后,好不容易冒着大雨走回宿舍,又气喘吁吁地爬完七楼,刚回到寝室,小伍就直奔阳台:
        啊!果然!晾着的T恤裤子,老谷的内裤袜子,我的袜子都已经湿的不成样子了,看样子要重洗了……恩?我的内裤呢?奇怪了,昨天明明夹在衣架上了啊!
        “嘉成,怎么了?”老谷看着小伍在阳台上像只小老鼠一样滴溜溜的转个不停,好奇地走过来问。
        “哎,老谷!你看到我的内裤了吗?我昨天不是夹在这儿了吗?!怎么不见了?”
        “难道是有内裤贼?!”老谷想到之前报道的什么变态潜入女生寝室偷内裤的新闻,整个人都不好了。虽然嘉成是男生,但是可爱程度比起女生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嘉成的内裤!那可是连我都还没拿到手的东西啊!居然有人偷了!不可原谅!老谷依旧用面瘫的脸掩饰内心厚厚的弹幕和浓浓的悲愤!
        “什么小偷啊!这里可是七楼啊!哪个小偷爬得上来啊!”
        恩……有道理!既然这样,那么……“嘉成,”老谷看着外面被吹得哗哗作响的大树,感受一阵阵吹来的风,看来真相只有一个:“会不会被风吹走了啊?”
        “不要吧!不是吧!不会吧!”小伍简直欲哭无泪,再仔细看看,用来夹内裤的夹子好像是有点松了啊……虽然自己不是女生,但是内裤这种私人物品到处乱飞,还是……尴……尬……啊……而且,它还是……红色的……那么醒目的颜色……
          接下来,小伍闷闷不乐地洗完了衣服,忧心忡忡地洗完了澡,终于,雨停了。
         “嘉成?嘉成?嘉成……”
         “啊?来了!怎么了?”小伍洗完澡刚出来,就听到老谷在阳台叫他,也忙跑到了阳台上。
         “嘉成,你看,那是不是你的内裤?”
         小伍顺着老谷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一抹鲜红的布挂在树梢上,在雨后的阳光下无比鲜艳,仿佛一面胜利的旗帜,虽然刚被雨水淋过,飘舞不起来,但依然以倔强的姿态,在树梢上,让来往众人瞻仰膜拜!
         老谷回头看小伍,难得被吓了一跳:太神奇了啊!小伍那么黑得皮肤,都可以看出脸红了!这个红呀,红的都快和挂在树梢上的红内裤一样了!
         “啊啊啊啊!!!就是我的内裤!太丢人了呜呜呜!老谷,你快陪我下去把它拿下来啊呜呜呜!”

        之后,老谷小伍怎么在时不时路过的人诧异的目光中,艰辛地用尽各种方法拿回内裤的事,就不提了吧咳。

        这件事的后遗症就是小伍再也不把内裤晾在外面了,以及决定以后成家立业买房子之后,绝!对!不!买!高!层!
        对此,老谷表示:“高层挺好的啊,起码没有内裤贼,我家嘉成的内裤,还是只有我能碰得到😏”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