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无心做事

白队毒唯!毒!唯!

(磊凡)换个视线来看你(1)

       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啥???
       郭子凡一脸懵地看着眼前的玻璃。
       最近接了个戏,郭子凡演的是一个行走在黑夜中杀手,于是基本他的所有戏份都在大半夜,只能白天补眠。
       这天也是一样,下了戏,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酒店,一头栽倒在大床上就不省人事了。
       再睁眼,却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玻璃笼子里,自己的软乎乎的大床不见了,周围铺着一层木屑,环境莫名地……有点眼熟?
       郭子凡急了:什么情况!!!整蛊节目吗?经纪人姐姐瞒着自己偷偷接的?还是……电锯惊魂?😱😱😱他一把扑到玻璃上,本能地想去拍拍玻璃,伸出了自己短短的……爪子?
       “吱吱吱吱吱!”哎呀我的妈呀!我怎么变成了只仓鼠?郭子凡绝望地打量了自己,再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后发现,可不眼熟吗,这不是磊哥的房间吗,关着自己的笼子,就是磊哥为自己的仓鼠精心准备的“家”。
        我居然变成了磊哥的仓鼠!郭子凡绝望地拖着圆滚滚的身躯,哎哟,一不小心绊了一跤,咕噜噜地就滚到了笼子的角落里。
        我果然还不适应这个躯体啊……废话!能适应才怪吧!
        郭子凡坐在角落里,挣扎了好几下也没能坐起来,索性就摊在那儿思考起人生……啊不,鼠生。
        很难说这种情况和电锯惊魂哪个好一点……但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考虑一下要怎么变回去。那么问题来了,我为什么会变成咕咕呢?莫非是平时和它抢瓜子抢得太多了,或者平时捉弄它太狠了,于是被仓鼠大神惩罚了?那我现在诚心地悔过还来得及吗?
        “吱——”正在郭子凡胡思乱想的时候,卧室的门开了。一个瘦高的人影走了进来。
        “本来就够高的了,这么一看简直就是巨人啊!”郭子凡看着凑到笼子前的大脑袋,心里想:“变得这么大了,居然……还不难看……才没有呢!哼!臭磊哥!凑那么近干嘛!谁允许你凑过来的啊!哼!”
       当然,赵磊完全没感受到郭子凡的心里活动,更没发现自己心爱的仓鼠早已换了里子,温柔得给仓鼠加了饲料:“咕咕,一个人在家无聊了吗?饿了吗,来开饭了哦~”
       “讨厌!我才不要吃那些呢!”看着倒进来的小米麦片什么的,嫌恶地滚得更远了。
        “怎么了?没胃口吗?”赵磊看咕咕没有像往常一样兴奋地扑上来,有点忧心。自己也是第一次养仓鼠,会不会把咕咕养生病了?
        赵磊打开笼子的门,把咕咕抱出来想查看一番,顺手揉了揉咕咕的肚子,摸了摸咕咕的头。
        “吱吱吱!吱吱!”放开我!赵磊!郭子凡大惊失色,蹬着两条小短腿就要下来。赵磊你个大色魔!你居然摸我的肚子!色狼!变态!哼!
        赵磊眼见咕咕挣扎地这么厉害,更是慌了,咕咕从来亲近自己,也一直都很乖,第一次这么反常,应该是生了什么病难受吧!赵磊抱着咕咕就跑到了附近的宠物医院。

       
(本来是篇小短篇,不知不觉就写长了。。。说不定会变成长篇。。。)

评论(7)

热度(14)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沉迷+×无心做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