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无心做事

白队毒唯!毒!唯!

(磊凡)Be My Boyfriend

       郭子凡早就听说过赵磊。
       他们学校,性别分布严重不均,僧多粥少。刚开学,一群入学一年还没找到男朋友的狼女们嗷嗷叫着把主意打到了新入学的小鲜肉上。而赵磊作为其中的优质代表,更是早就在年级群里被讨论了一遍又一遍。
        什么长得帅唱得好,边弹吉他边唱歌的样子苏死人。什么成绩好气质佳,业余爱好是看百家讲坛。
        总之“赵磊”这个名字,是在郭子凡那儿混了个耳熟。

        郭子凡第一次见到赵磊是在新生汇演上。
        本来新生汇演,没郭子凡什么事。奈何男主持人临时有事,作为哥们,又有一口公认的苏死人的播音腔,郭子凡只好临危受命,上去主持。
        彩排的时候,念到“赵磊”的名字,上来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穿着白衬衫,笔挺,连个褶儿都不打。抱着个吉他,往台上随意地一坐,吉他拨片一滑,声音就好像溪水潺潺地流出,又像月光下的湖面。
        原来他就是赵磊啊。郭子凡站在舞台旁看着。周围工作人员走来走去,台上还堆着上场节目的道具,话筒线弯弯绕绕乱糟糟,可看那人在台上唱歌,就好像在看他的演唱会,自成结界。
        那群女生倒还……没夸张。

        郭子凡和赵磊熟起来是在西文课上。
        说起这节课,郭子凡就心塞。
        西文,全名西方文化,是节选修课。郭子凡本来选修课都修满了,却惊闻之前一节选修课和之后的专业必修课重了,那节课估计不算学分,只能重新又选了一门,糊里糊涂地就选了西文。
        本来以为就是去听听西方世界的故事,去了之后才发现,居然是个外教上课,全程英文教学,基本只有外语系的学生才会选,今年郭子凡……不幸中奖。
        同样中奖的还有赵磊。
        作为唯二的两位非外语系学生,在一众英语说得贼6的学生中生存得很辛苦,他俩的友谊倒是飞速发展。毕竟在一脸懵地听天书时,也只有看到对方同样懵的脸能给自己些许慰藉。
        这种时候,除了搀扶着互相鼓励着活下去,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吧。
        外教尤其喜欢课堂讨论,郭子凡和赵磊总是一组。但有时候连外教问了什么问题都没听懂的俩人,基本都拿这时间用来聊天互侃。
       于是郭子凡知道了,水一般的少年赵磊,其实爱开玩笑爱吐槽;虽然比自己年纪小,但性格沉稳,感觉像哥哥一样;极度追求生活质量,爱香薰和钢笔,但最爱是家里养的仓鼠;说话很温柔,还时常给自己带小蛋糕。
       比起舞台上的赵磊,还是这样的赵磊生动。

       郭子凡和赵磊疏远也是在西文课上。
       将要到端午节,外教对中国节日充满了兴趣,问了许多关于端午节的事。末了聊到端午假期:“Who will go to other place?”
      赵磊举手,外教饶有兴趣地追问:“Where will you go? ”
        “Zhejiang. ”
        “Wow,is that your hometown? ”
        “No,just go to visit. ”
        “With girlfriend? ”
         “Ye……e”
        班上同学发出一阵笑声,郭子凡也跟着笑,却第一次觉得,撤动嘴角,真累。
        原来他有女朋友。
        班上的女生连这都没打探到,真逊。
        下次要去嘲笑她们。

        之后的课郭子凡心不在焉的,连课堂讨论都沉默了许多。
        我只是今天很累懒得说话而已。
        和赵磊没关系。

        郭子凡和赵磊重归于好是在端午节放假前两天。
        有些人,你越怕遇到,越常遇到。郭子凡说不清这是在那节西文课之后第几次遇到赵磊了。只是这次不巧,是教师办公区。长长的走廊,两边都是老师办公室。
        无处可躲。
        “hi~磊哥。”郭子凡硬着头皮上去打招呼。
        “hi,凡凡,最近都没怎么见到你啊。”
        废话,我都看到你就提前闪了啊。郭子凡腹诽,当然,这他并不敢讲出来。
        “啊,最近是比较忙。哈哈,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等,凡凡,那个,我端午放假想去浙江玩,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啊?”
        “啊?不了吧,你和你女朋友去,我凑什么热闹啊哈哈哈……”郭子凡装作爽朗地笑了两声,却越笑越觉得没劲。这干巴巴的笑声。
        “啊?我没有女朋友啊。”赵磊微微红了脸:“那个……因为经常听不懂西文老师在说什么,所以他的大多数问句我都想也不想就点头。西文老师提到女朋友的时候,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就点了头。等我想起来是在说女朋友的时候,已经晚了。解释的话又很麻烦,所以就……”
        “哎?哎?这样啊!”郭子凡不知该说什么好,心情也很复杂。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又有点窘迫。
        “不过骗人是不好的,所以凡凡,”赵磊伸手,握住他的:“我不能和女朋友去,我可以和男朋友一起去吗?”
        还用说什么呢?情不自禁上扬的嘴角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吧。

        郭子凡和赵磊交往,也是在这一天。


(作为一个英文废,如果上面的英语对话语法或者拼写有错,请指出来,我会改,谢谢大家!)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