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无心做事

白队毒唯!毒!唯!

皇帝养成攻略(补充说明)

关于《皇帝养成攻略》,我发现我好像还有点没说清楚。。。大家看懂了的可以不看这个,还有疑问的可以看看

整件事是这样的:
      很久很久之前,小伍巡视遇到谷嘉诚,苏格当时想要考察民情,也觉得宫里憋闷,就假扮官兵跟过去了,知道这件了谷嘉诚这个人。
     后来老皇帝生病,苏格有了点疑心,但因为是慢性毒药,也很少见,太医没诊治出来。之后苏格遇到沈昊,沈昊发现了皇上中毒,还有人也要给苏格下毒。在这个过程中苏格和沈昊相爱,于是不想当皇帝,就找到了老谷,定了这个计策。
      之后他就找来小伍、磊哥和魏公公,交代了这件事,但是魏公公怕老谷坏事,要求下药让老谷失忆,苏格就让小伍去办了。
      然后老谷就和苏格互换身份了,当然,由于药是沈昊开的,所以老谷嘛事没有,但是小伍以为他失忆了。苏格临走前告诉了磊哥,老谷没失忆。(至于为什么不告诉小伍,就当是因为苏格的恶趣味吧。)

      中间就是写的那些啦,没什么要补充的。

      最后禹王起疑回京,苏格当时代替老谷当武林盟主,当然也知道禹王回来了,怕他坏事,就也来了京城,躲到了皇宫中。
      之后第16章《禹王回京》里,说四个人在御书房谈事情谈到很晚,就是谷嘉诚坦白自己没失忆,以及苏格现在在皇宫。于是几人商量将计就计,趁此机会干掉禹王。
      于是寿辰上的那个不是老谷,是真正的苏格。(所以之前说磊哥送老谷的寿礼是一对玉佩,但寿宴上磊哥送的不是玉佩。)
        苏格就装了那么一天就走了,之后也把皇位让给老谷了。

关于为什么要老谷失忆:
      魏公公是对皇家很忠诚的(虽然没戏份╮(╯_╰)╭),所以他要确保皇位在苏家手中。老谷不失忆,就不会认为自己是苏格,就有可能:
      1.不愿意装皇帝;
      2.装了之后露出马脚,说漏嘴什么的;
      3.当了皇帝之后就不愿意把皇位让出来了,传给自己的子嗣什么的。
      总而言之,失忆了才好控制。


关于老谷的子嗣:
      上面说了,皇位是绝对不能传给老谷的孩子的。一开始苏格和几人商量的就是看住老谷,不让他有孩子(当然他知道老谷对小伍的心意,也先和老谷说好了,所以不担心这个问题。),之后从皇室亲族里过继一个。
      因此,老谷就不能有孩子,不然怎么解释不传给自己的孩子。(不可能换婴的,要刚好让皇家的人和老谷的妃子同时生孩子,难度太大了。)后来小伍说,如果老谷想,自己拼命也要让老谷有子嗣,也只是让老谷生下来,之后抱出宫什么的,不会让那个孩子当皇子的。(当然老谷自己也不想生,很省事。)

关于为什么一定要换身份才能在一起:
        私设江湖和庙堂是有一条隐形的分界的。就像现在黑社会老大不会和警界高层在一起,设定那个世界里江湖人不会和当官的在一起。
         尤其老谷是武林盟主,小伍文里也说了,世代做官,还都是丞相太师之类的大官。苏格将来要做皇上,沈昊是神医谷少谷主,要继承神医谷,所以他们都是身居高位,就更加不可能在一起了。
         至于凡凡和磊哥……磊哥辞官了呀,所以在一起了呀。

坐在肯德基的那个男孩(磊凡)

      郭子凡坐在肯德基里,无聊地咬着吸管。
       刚下了舞蹈课,累得郭子凡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奈何肚子饿得实在难受,只好用尽最后的力气爬到了艺校附近的肯德基。在肯德基里吹着空调坐了会儿,缓是缓过来了,吃了东西也有了力气,只是腿还是酸腰还是痛,不想动啊……
       郭子凡的位置正对着肯德基的玻璃窗,外面的人来来往往,正是下班的时间,行人们都步履匆匆,赶着回家。
       不对!我要赶紧回家!老爸还等着我回家呢!回家还要写作业,刷鞋,洗衣服……
       靠!更不想动了……
       不行不行,不能在这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决定了!等到外面走过一个审美能达到我标准的人,我就走!
        我的标准也不是很高!也就大概能和我一样好看就好。

       于是郭子凡无聊地坐到了现在……
        今天我才发现,找个长得像我这么好看的人,真难啊……郭子凡一边咬着吸管一边想:水都没了,吸管都咬烂了……要不要再点一杯接着等呢?
        但是不想动……
        于是郭子凡继续纠结要不要起身再点杯饮料……突然,眼前一亮:
        哎呀嘿!
        我的妈呀!
        嘭嚓霹雳夸啦!
        刚刚经过的小哥哥长的好帅哦!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真的就只差我一咪咪了哎!
        为什么会心动?只是因为那天阳光正好,他穿了一件白!衬!衫!
       
        郭子凡“刷”得站起,拎起包就往外跑,腿也不酸了,腰也不痛了,一口气能上八层楼了!
        只可惜等他冲出肯德基,穿白衬衫的小哥哥已经消失在人群中,不知所踪了……

        郭子凡连着好几天都失魂落魄的,那个小哥哥的侧影就好像电影画面一样,在郭子凡脑海里一遍遍播放着,还自动加了美颜,阳光足足的,背景里盛开了大片大片的百合花。
        这世界上有几十亿的人口,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能换来一次擦肩而过,连曾经的同学,隔壁的领居,远房的某个亲戚,都可能在某次转身之后再也不见,更何况一个路人?
        但郭子凡直觉得不想和那个小哥哥再无交集。毕竟这个世界上,能和我一样好看的人,真的很少啊……遇到了要珍惜!郭子凡这么告诉自己。
     
        又是一个周末,郭子凡拖着残躯离开舞蹈教室,坐到了肯德基里。还是上次的位置,郭子凡盯着窗外发愣:不知道那个小哥哥今天还会不会走这条路,会不会路过这个肯德基,会不会让我看到……
        如果今天还能见到他的话!我就勉强承认他比我好看一丢丢好了!
       
        郭子凡继续咬着吸管……只是这次,盯着窗外认真多了。
        渐渐到了小哥哥出现的时间,郭子凡越来越紧张,会不会来呢?会不会来呢?会不会……来了!
       郭子凡这次迅猛多了,抓着包就冲了出去,一把抓住小哥哥的胳膊,看着小哥哥回头诧异的眼神:
       “你好!我叫郭子凡!”

       赵磊有个秘密:他喜欢坐在隔壁舞蹈教室的那个男孩。
       他下午在艺校上声乐课,有一回来早了,看到了练舞的男孩。他穿着一件黑衣,一个利索的后空翻接一字马,嘴角斜斜扬起,自信又神气,镜子里的人好看得会发光。
       从那天起,那个男孩就在他心里扎了根,他每次都会早一点来,看那个男孩跳舞。
        后来有一天,他回家的路上,路过旁边的肯德基,突然被人拉住了,他诧异,回头,却更加讶异地发现是那个男孩,他白净的脸涨得通红,边喘气边说:“你好,我叫郭子凡!”

      原来,他叫郭子凡啊……赵磊微笑,听到自己心底有什么东西盛开的声音,
      “你好,我叫赵磊。”

    

皇帝养成攻略(18)最终结局

        游戏结束已经有一年了,生活什么也没改变,还是照常一个人出门买菜,一个人回家。回想起游戏里的时光,恍如隔世。
       红绿灯前,伍嘉成看着眼前的红灯发呆。街上来来往往那么多人,自己只是其中毫不起眼的一个,那个万人之上的伍嘉成,终究只在游戏之中。不过能让伍嘉成和谷嘉诚在游戏里终成眷属,自己……就很开心了。
























       一个人回到家,果然冷冷清清。
        打开卧房门,走到床边:
       “老谷!我打死你啊!我都出去买完菜了!你居然还在睡觉!给我起来!”说着就暴力掀开了被子,露出被子里的……果体……
        伍嘉成倒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他是容易害羞,但这身体都看过不知道多少遍了,昨晚还……还会害羞才怪。
       谷嘉诚“腾——”地坐起,照旧眼都不睁就先开口:“起了起了,马上起了。”
        “凡凡磊哥大伯嘉嘉今天要来做客,马上就要到了,你赶紧穿衣服!不许再给我睡下去了啊!”伍嘉成气势汹汹地说完,就进厨房忙着准备中午招待的饭菜。

(就这么……完结吧!)

皇帝养成攻略(17)大喜之日

大家都把苏格忘记了吗?他虽然之前没出场,但他真的没死啊!!!所以这章出来怒刷存在感。然后因为真的苏格出场了,所以这章里,所有人都用的本来的名字,苏格就是真的苏格,谷嘉诚就是真的谷嘉诚。

 

(正文)

      降诞宴风波过后,伍嘉成审问了那道士。道士也不是什么忠坚之人,稍一恐吓,就供出了禹王,直说是禹王和丹妃指使,才给先帝和皇上下毒。顾及皇家颜面,皇上只下令圈禁禹王,幽闭太妃。
      处理完禹王,封后之日也到了。


       礼炮三声,天刚亮,宫中就奏起了礼典乐曲,太监在大殿忙碌的备齐册封所需要的“香案”,丹陛两旁的宫伶早早地在此候着,昂首挺胸的禁军分列宫门两侧。
       钟鼓三声,百官排着队进入奉天殿,身着衮冕龙袍的天子也随后进入。今天又是天还没亮就被叫起,但比起往日的不情不愿,今天的皇上格外积极和激动。
       君臣四拜,宣读制命,开令受节……依旧是冗长而繁琐的程序,但这次皇上却很认真,哪怕是承制官宣读长长的诏书时,皇上都没有走神,反而带着一股小心:要是做错了什么,被嘉成打死事小,最重要的是自己想给嘉成一个完美的回忆。
       终于,之前的各项仪式都完成了,尚礼官引着皇后,走上了白玉台阶。皇上看着向自己越走越近的伍嘉成,今天穿着大红的喜袍。因为是男子,喜袍没有做成裙子。伍嘉成极适合红色,穿上不但不显媚俗,反而被衬得眉目如画,潇洒又喜庆,皇上看得都痴了。因为风俗的缘故,新人成亲前三日不能见面。这短短三日,自己居然已经体会到相思苦,也不知道自己以前是怎么熬过来的。
       伍嘉成走上白玉阶,走到了皇上面前。皇上牵过他的手,将他拉到身边,满怀敬意和感谢地拜谢了天地,拜谒了宗庙,在文武百官的朝贺声中,皇上紧紧地攥住了伍嘉成的手。


       晚上设宴,皇上难得地兴奋,文武百官敬酒,是来者不拒。
       郭子凡和焉栩嘉也以伍嘉成弟弟的名义参加了宴席。“真像啊!”焉栩嘉摸着下巴感慨。皇上和老谷真是一模一样,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见到还是被惊了个呆,便要找郭子凡感慨一番:“凡凡你说,这要不是亲兄弟我都……唉?凡凡呢?”一回头,本应该坐在旁边的郭子凡不见了,再一找,这娃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赵磊身边去了……重色轻友啊!焉栩嘉气愤地倒了一大杯酒,恨恨地灌下,却又马上被呛得咳出来。
       “嘉嘉,成年了吗,小朋友不能喝酒的啊。”韩沐伯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来的,很自觉的就在焉栩嘉旁边坐下,顺手给拼命咳嗽的焉栩嘉拍背。
       “咳咳,你说谁没成年!咳咳咳咳咳……”焉栩嘉一边咳嗽,一边还挣扎的挤出句话来。
       “我我我,咳嗽您就别说话了,小心再被口水呛着。”
       “你来干嘛?”焉栩嘉终于好受点了,一个白眼就翻过去。这人帮人拍背活像严刑逼供,也就自己这虎背熊腰的汉子才能架得住。
       “嘉嘉,皇上大婚之后,我估计就要回边关了。”韩沐伯正色道。
       “又来?有完没完了?”焉栩嘉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我是说认真的,最近番邦推举出一个新首领,这人野心勃勃,番邦似乎又要有异动,我得回去。嘉嘉,你……要不要和我去边关?”
       “……可是我是小伍哥的侍卫。”焉栩嘉看着大伯失落的脸,又说:“不过……小伍哥既然入了宫,皇上应该会保护好他的吧!听说边关的烤全羊不错!我要吃!”
      “好嘞!大伯请客,烤全羊管够!”
      “得了吧你!上次你说请我吃火锅,连调料都没看着。”

 

       赵磊和郭子凡这边,郭子凡看着难得不面瘫的哥哥和笑得甜蜜的小伍哥,也很是感慨:“我哥和小伍哥会幸福的,对吧!”
     “对,会幸福的。”赵磊却看着因为喝了点酒,脸上泛红的郭子凡,微笑着回答。
     “磊哥……我看到了我哥成亲,也很满足了……吃完婚宴,我,我那个哥哥就要把我带回去了。”郭子凡犹犹豫豫地看着赵磊。
      “恩……凡凡,你们武林盟还招人吗?我武功不错,人品不错,家境不错,长得也不错。”
       郭子凡吃惊地看着他:“你,那你的职位……”
      “我想了想,还是跟着郭小爷吃香喝辣的比较开心,所以举荐了我表弟当禁军统领。现在我是闲人一个,郭小爷愿意收留我吗?”赵磊假装可怜的说。
      “可是现在我们武林盟不招人哎~”郭子凡傲娇,“只招婿!”
      “求之不得。”

 

        等到宴席结束,皇上难得喝得微醺。
        皇上的洞房,自然无人敢闹,伍嘉成亲自扶着皇上进了寝殿,却已有两个人等在里面了。
       “你们怎么在这?”皇上皱着眉,不开心。
       “哎哎,真是用完就丢啊,要不是我,你们都要玩完好吗!”其中一人靠着桌子懒洋洋的说,灯光下,这人竟是和皇上长得一模一样。
       “殿下怎么这么说!这不都是殿下惹出来的吗?”伍嘉成撅着个嘴,提到此事就不开心。
       “这真是泼出去的水啊,这么快就帮上了?亲亲昊昊,人家夫夫同心,你也来帮我嘛~”
       “滚!”旁边人一掌拍开凑过来的头。
       “说来,这件事你家老谷也有份好吗!是他装失忆骗你的!”被自家亲亲打击了,苏格坏心眼地给这对新婚夫夫上眼药:“当初我一提议,你家老谷连挣扎都不挣扎,就同意了哎!说来要不是我让出了皇帝之位,你们俩也不能成眷属,你们该好好感谢我才是!”
       “但是你明明是想甩包袱好吗!殿下明明没中毒,还闹这么一出骗我们,你知道有多危险吗!我天天提心吊胆的……”伍嘉成说着说着,想起当初自己每天提心吊胆,还被愧疚淹没的日子,忍不住红了眼睛。谷嘉诚看了,赶紧把人抱到怀里安慰。
       “这不是没事嘛……”苏格也有点心虚。只是自己当初为了沈昊,实在不想当这个皇帝,现在想来是有点胡闹,不过,“你看,幸好我折腾了这么一出,现在皆大欢喜。”
       “如果你现在能从我们的喜房离开,才叫皆大欢喜。”谷嘉诚边抱着伍嘉成安慰,边冷冰冰地说。
       “好好好,我们明天就走了,现在苏娱也解决了,到时你叫我我也不回来。今天就是来告个别的。我走啦,祝你们百年好合!”苏格挥挥手,就要潇洒地跳窗,却被沈昊拉住了。
       “对不起,因为我们,才让你们承受了那么多。这个是金玉丹,能解百毒,只有神医谷历任谷主才能做出。送给你们。祝你们佳偶天成,白头偕老!”
       “谢谢你们!也祝你们百年琴瑟!”伍嘉成倒是和沈昊也是好友,告别了一番,就看着苏格带着沈昊跳窗走了。


     “也不知道此一别,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伍嘉成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略感惆怅。
      “嘉成!今日是我们的大喜之日,你居然想着别的男人。”谷嘉诚很不满。
      “什么呢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只有两个人在,伍嘉成红了脸,低着头挑着眼看着谷嘉诚,害羞的咬着嘴唇,右边的小虎牙若隐若现。
      “嘉成,我想……咬下你的虎牙……”谷嘉诚不等伍嘉成同意,已经凑了过去。
      “呜……呜……交杯酒!先喝交杯酒!”伍嘉成好不容易争取到口舌的使用权,忙说。
       谷嘉诚取来交杯酒,两人手臂交叠,伍嘉成刚要喝,谷嘉诚已经喝了一口喂了过来。一口一口,俩人就这么喝完了两杯酒。最后一口,谷嘉诚迫不及待的接过伍嘉成手里的杯子,和他的一起甩在了地上,发出两声脆响。烛光摇曳,墙上的影子已经融为一体。门外守着的宫娥太监,听着房中的声音,也忍不住红了脸。

        正是:有情人终成佳偶,并蒂良缘是天成。

(想看HE的看到这就好了!!!不要看下去了!!!真的不要看下去了!!!)

      “吱——”营养仓的门缓缓打开,伍嘉成从中坐起。
        木愣愣的看着前方,还有些回不过神来。果然是……进入游戏太久了吗?居然都忘了自己只是一个过客,忍不住把自己当做那个世界的一员了……
       如今,通关了,一切……都结束了……

(你们自己要看的,别打我……顶锅盖逃走……)

皇帝养成攻略(15)皇帝寿诞

之前在打下一章的时候。。。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于是什么都没保存。。。忧愁到想把这篇文坑了。。。
不过应该不会坑吧,还有几章,解决完最后的大Boss就完结了,所以应该会写完的!
完了给自己立了个flag,有点怕。。。
话说大Boss的名字大家看出点什么来了吗?我就是个起名废啊。

(正文)
       在封后大典之前,还有一件大事。
       六月十五,是皇上生辰。
       因此,丞相府众人忙着准备丞相成亲事宜的时候,伍嘉成却为了降诞宴忙得脚不沾地。倒不仅仅是为了六月十五,伍嘉成私心里还想在六月十九,皇上真正的生辰为他庆贺。
       文武百官也很忙:文官忙着给皇上写生辰祝词,争取翻着花地长篇大论皇上的英明神武天纵英才宏图伟业不世功勋;武官就轻松多了,但还是为了给皇上的寿礼很纠结。太廉价,显得自己寒酸小气,太贵重,又好像自己不够廉洁,又要别出心裁又要投皇上所好,愁啊……

        在一众繁忙的大臣中,韩沐伯却显得格外悠闲,还有空来丞相府逗逗焉栩嘉顺便,吃个早茶。
        “我说,最近大家都为了千秋日忙得脚不点地,怎么就你那么闲啊。”焉栩嘉嫌弃脸地看着韩沐伯。真是的!凡凡那个没良心的,抛下我不知道又跑哪儿去了,小伍哥又那么忙,临走交代我好好招呼大伯,这人哪儿需要招呼啊,比主人都自在。
       “嘉嘉,你这是嫌弃我吗?”
       “您真有眼力劲儿。”
       “哎,”韩沐伯收起了笑容,满脸忧愁地说:“嘉嘉啊,前阵子大伯得罪了皇上,估计很快就会被赶到边关。哎,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啊,嘉嘉啊,大伯就想在临走前再好好和你相处相处,创造些美好的回忆。以后大伯在边关,回忆起这些,也不会感到孤单了。”说着说着,韩沐伯潸然泪下。
       焉栩嘉闻言,也满脸忧愁,欲语泪先流,抹着眼泪说:“大伯,你真的太惨了,但是,你能先把你袖子里被你偷偷掰开的洋葱拿走吗?真的呛到我了。”
       
       郭子凡去哪了呢?他陪着赵磊选给皇上的寿礼了。
       “给我哥……要买什么好呢?”郭子凡啃着赵磊买给他的糖葫芦,歪着头思考。
       “恩,不知道啊……凡凡,前面满记甜品是皇商,也是京城最好的甜品铺子,要不要进去看看?”
       “好啊好啊!”郭子凡蹦跳着拉着赵磊就进去了。
       眼看着太阳要落山了,寿礼没买着,甜品铺子路边小吃倒是被逛了个遍。赵磊手里还拎着好几个包裹。
       “恩……好像都在陪我逛吃的了,都忘了你的寿礼了。”郭子凡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啊凡凡, 我也很喜欢和你逛街,看到你吃,我觉得……很可爱。” 赵磊依然笑得温柔,让凡凡红了脸。“我们先去吃晚膳吧,吃完晚膳去几家古董铺子看看吧。”
        “好~”

       用完晚膳,赵磊带着郭子凡来了一家古董铺子。
       “凡凡,既然小伍哥和皇上马上要成亲了,不如我们送他们一对玉佩吧!”赵磊看着店家呈上来的古玉,其中有一对玉佩,雕得是一对大雁,不仅栩栩如生,最妙的是可以合二为一,成为一个玉佩,两只大雁引颈相交,比翼双飞。
       “对啊!就这个吧,这个好!”郭子凡也一眼瞧中了这对玉佩。当初,老谷对小伍哥的深情和思恋,自己都看在眼里。如果说之前自己对他们让老谷假扮皇上还心存芥蒂,听闻他俩真的要成亲之后,自己是真的觉得,这也许就是老谷想要的。大雁是忠贞之鸟,希望老谷和小伍哥可以像大雁一样,相守一生。
      赵磊要了那对玉佩,刚要付银子,却被郭子凡拦住了:“磊哥……我哥,是六月十九的生辰,和皇上相差不远。我不能送他礼物,这个,可不可以算我和你一起送的?”
       “可以呀。”
       “那我出一半的银子!我有钱!”郭子凡高兴得边说边在自己的兜里翻银票。
       “恩……好吧。”

        买好了寿礼,赵磊带着郭子凡又逛了逛夜市,就送郭子凡回了丞相府。为什么郭子凡一个会武功的男孩子要人送呢?赵磊表示因为买了许多点心,要个人帮忙拎回去。
        到了丞相府,很理所当然的,郭子凡红着脸请赵磊进去坐坐。只是赵磊马上要去宫里轮值,只得拒绝了。临走,赵磊从兜里掏出一块玉佩,递给郭子凡:“凡凡,谢谢你今天陪我选寿礼,这块玉佩算是谢礼。”
        郭子凡接过一看:上好的羊脂白玉,上面刻着三块石头,再抬头,赵磊素来温润如玉的脸上,也泛着红。郭子凡低头想了想,也从脖子上摘下一块玉,塞到赵磊手里,丢下一句“回礼”,就匆匆忙忙跑回了府里。
        月光下,手里的玉佩还发着微微的荧光,上面工整地刻着一个“凡”字。

皇帝养成攻略(14)皇帝定亲

      “皇后之尊,与朕同体,承宗庙,岂易哉! 唯有丞相伍嘉成,贤良方正,修身洁行,冰清玉粹,铄懿渊积,深得朕心。今命以册宝,立尔为皇后,钦哉。”

      一道圣旨,炸飞了众人。
       
      这这这……虽说律法规定,男人和男人可以成亲,但是皇上立了男后,子嗣可如何是好啊!大臣们抖着手想。不过……若是中宫无出,以后妃子的孩子,不就都有可能立为太子吗?可是……之前丞相就阻止选妃,可见是个醋性大的,以后能让皇上选妃吗?但是,若是自己去进谏,惹了皇上记恨,不选自家闺女,那岂不是为他人作嫁衣了?大臣们是翻来覆去地思量,拿不定个主意。最终还是决定静观其变,等着别人做那出头鸟。
      伍家历经四朝,出过三代丞相四位太师,朝中文官,十之八九都是伍家的门生。如今陛下要立伍嘉诚为后,伍嘉成不反对,文官们也大多乖乖闭上了嘴。
       至于武官,都指望着当初金殿直谏,要皇上选妃的韩大将军再当次出头鸟,没成想韩大将军一句:“皇上和丞相实是天作之合佳偶天成。”就乐呵呵地表示准备喝喜酒了。一众武官也是没了法子。
      于是,竟是没有一人对此事发表异议,诡异的呈现了一种其乐融融喜气洋洋的气氛。
       
      封后大典被定在七月十九,只有两月不到。这次不光皇宫,丞相府也是一片繁忙。只是每个人脸上都红光满面。
      郭子凡和焉栩嘉也被抓了壮丁,负责的项目是:选大喜之日丞相府招待宾客的菜。郭子凡焉栩嘉对着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的菜,留着口水表示:这差事好!以后还可以有!
       只是作为试菜用,每一道菜都只有一小碟。两个小朋友碰到好吃的,难免大打出手,比试起“筷子功”。
      “可恶!郭子凡!你都已经吃了三块排骨了!我才吃两块!这块应该给我!”
      “不!你那两块都好大,我的三块还比不上你的两块!我的!”
      “我的!”
      “我的!”
      两人夹着筷子,谁也不肯先松手。
      但焉栩嘉心里其实挺开心的。前阵子郭子凡不知怎么,每天闷闷不乐心事重重的。焉栩嘉怎么问,他也不说,焉栩嘉着实是担心了好久。后来小伍哥要成亲了,凡凡才终于又高兴了起来,现在又回到过去那活泼泼的样儿,焉栩嘉也放了心。

      吃到一半,赵磊也来了。
      焉栩嘉很是惊奇:“磊哥,你怎么来了?”
      “哇叫磊哥来惹,”郭子凡吃得腮帮子鼓鼓,还非要抢答:“介目嘟菜,哇们两个漆不哇啊。”
       “凡凡,吃饭的时候别说话,小心噎着。”磊哥微笑着上前叮嘱,顺便用帕子擦去郭子凡嘴边的酱汁。
       喵喵喵???这俩关系啥时候这么好了?哎哎哎?磊哥你为什么喂的那么顺手?郭子凡住手!郭子凡不要!刚刚你和我撕打了一番才硬生生从我筷子上夺下的排骨为什么喂到了磊哥嘴里?!
      焉栩嘉觉得很心累。这明明是我的兄弟和我的一起长大的哥们,为什么我现在有一种很多余的感觉?
       莫名地开始想大伯,委屈。
       
      

皇帝养成攻略(13)磊哥解惑

        那厢皇上和伍嘉成甜甜蜜蜜,这厢郭子凡却越想越不对劲。
        有些念头一旦生出,你越想遏制它,就越忍不住想它。以前许多没有深究的事情,也都成了证明它合理性的证据。
        老谷突然移情别恋,小伍哥对皇上转变的态度,一样的相处模式,磊哥晦涩不明的话,似乎都在证明着:老谷和皇上互换了身份。
        可是为什么呢?上次进宫,皇上见到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异色。是掩饰的好,还是自己猜错了?武林盟里的老谷也好端端地当着他的武林盟主,除了突然和沈昊在一起了,其余也没什么异样。如果两人互换身份,那小伍哥应该是知情的。但是小伍哥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件事是小伍哥策划的,还是有人指使?磊哥知不知道这件事?他那天的话是不是别有寓意?
       凡凡脑子里乱糟糟的,一个个疑问接二连三地冒出来,却不知道该找谁询问。毕竟这件事太大了,一不小心,害了小伍哥和老谷怎么办。

        刚好,最近郭子凡都没去宫里找赵磊,赵磊怕上次刺激太大,吓坏了小朋友,于是今天寻了空,来丞相府看他。
       进了丞相府,没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了正对日沉思的郭子凡。那满脸的忧愁,看着竟是……有点萌?
       赵磊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惊动了郭子凡。郭子凡一见赵磊,眼前一亮,直扑了上来:“磊哥磊哥!你怎么来了!”
       “这几日你都没去宫里,我猜你该想念宫里的点心了,所以我特地带了点来给你。”磊哥笑着递了手上的纸包。
      “我又不是个吃货,怎么会一天到晚惦记吃的。不过既然是磊哥的一片好心,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啦~”凡凡嘴上傲娇,手上却很诚实地抢了纸包。一边还引赵磊到桌边坐了。
       “凡凡,你有什么事吗?”赵磊见郭子凡只拿了纸包,却没拆开吃,就知道他心中还藏着事。这事儿,八成也就是那件了。
       “恩……磊哥……你觉得……皇上怎么样?”
        “皇上嘛,很好啊。我听沐伯说你和嘉嘉要撮合皇上和小伍哥?我觉得他们挺配的。”
        “那,皇上喜欢小伍哥多久啦?”凡凡假装漫不经心地问。
        “凡凡,皇上一直都喜欢小伍哥。”赵磊微微一笑,饱含深意地说。
        果然!郭子凡心中一抖,却还是不死心地问:“可是,嘉嘉说,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和小伍哥关系不怎么亲近啊。”
        “皇上一直都喜欢小伍哥,但是当初的太子从没喜欢过小伍哥。凡凡,你这么聪明,早就猜到了不是吗?”
        “为什么!”终于得到了确定的答案,郭子凡激动得跳了起来:“是谁干的?为什么要这么做?老谷和……和那个太子知道吗?”
        赵磊叹了口气,拉着激动的凡凡坐了下来,给他倒了杯茶安抚道:“别着急,凡凡,这事说来话长。”

        “先帝在时,膝下唯有二子:一个是太后所出的嫡长子苏格,也就是太子。一个是丹太妃所出的次子苏娱,也就是现在的禹王。太子自由聪慧,虽然看起来严肃,但能广纳谏言,亲贤远佞,实是一代明君之料。而次子苏娱,却被其母溺爱过度,骄奢淫逸却又懦弱无能。而丹太妃更是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可惜太后早逝,太子在宫中孤立无援,若不是有伍家,韩家和我赵家力保,只怕都活不到成年。
       “几年前,先帝的身子就渐渐不行了,时常头晕目眩,记性也越发不好。本来以为是先帝年纪大了,但刚好神医谷少谷主沈昊外出游历时和太子偶遇,发现太子中了毒。
        “我们暗中一查才发现,不只是太子,先帝也是被人下了一种叫金乌花的毒。此毒是慢性的毒,无色无味,一旦服用一点,就会慢慢神志不清,浑身乏力,直到衰弱而死。若要解毒,只有传说中的望舒草才能解。但连神医谷少谷主都说不清楚,望舒草在哪里。
        “少谷主说,太子虽然年轻底子好,但他服用的量却比先帝多多了,最多……只能活一年了。太子膝下无子,若是太子一死,理所当然的就是禹王继位。我们……我们怎么能让禹王得逞呢!
        “刚好早前小伍哥巡视的时候遇到和太子长得一模一样的你哥,其实太子当时也混在岁小伍哥巡视的官兵当中,知道这件事。于是……太子就想出这个计策,他和你哥互换身份,让你哥登基,百年之后,再在皇家挑选宗亲之子过继,也算回归正统。”
        凡凡沉默了良久,终于开口:“老谷……老谷知道吗?”
        “凡凡,小伍哥是信任你哥的,但是我们其他人都不了解你哥。这件事出一点差错,我们都要万劫不复。所以,我们请沈昊开了药,让你哥……忘记了一切,以为自己就是太子。”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呢!你们都不问问老谷的吗?!”凡凡红着眼睛向赵磊吼道。
        “凡凡,”赵磊叹气:“我们不说为民为国,但是,你哥说不定也比较希望这样呢?你哥对小伍哥的心思你也是知道的。如果他是武林盟主,自古武林和朝堂界限清楚,他和小伍哥是没有未来的。但是,现在,他和小伍哥终于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可是,可是……”凡凡还是有点不能接受。
       “凡凡,有些事,并不像你现在听到的,看到的那么简单。其实,只要你哥觉得幸福就好了,不是吗?”赵磊摸摸郭子凡的头,安慰道。
        “那……老谷……呃,我是说,苏格,不是不是,恩……哎呀,就是中毒的那个,他真的活不过一年吗?”凡凡又有点担忧。虽说现在知道他不是自己的亲表哥,但是,毕竟那个人也代替表哥照顾了自己几个月,这几个月里也和老谷一样疼爱自己,听说他命不久矣,还是……会担心啊。
        “太子……”赵磊提到,也是忧心不矣:“太子现在和少谷主一起在江湖中找药,希望,能有奇迹吧……”
       
       
      

皇帝养成攻略(11)凡凡察觉

我尽量不坑。。。我绝对不是后妈!我是小天使一样的亲妈啊!
结局我已经写好了(没错我就是每次都过程还没写好就先写结尾),到时候大家就明白了。。。

(正文)
       丞相府里,焉栩嘉听了郭子凡详细讲了一遍进宫的经过,在院子里来回走来走去,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嘉嘉,你干嘛呢,转的我头都晕了。”郭子凡手撑着头,坐在石桌边无奈的看着他。
       “天呐!老谷居然和皇上长得一样!!!怎么那么神奇呢!唉你说,老谷会不会是皇上失散多年的兄弟?”
       “怎么可能,小伍哥不是说了,查过了,完全没关系嘛。”
       “说到这个,”焉栩嘉一转身,坐到了凡凡对面:“你说小伍哥,喜欢的究竟是皇上还是老谷啊?”
       “怎么这么问?”郭子凡一皱眉,也问道。
       “就是啊,小伍哥一直非说自己和老谷只是普通朋友,上次你说老谷移情别恋,当时以为小伍是强颜欢笑,但我这几天观察下来,小伍好像是真的不伤心啊!每天都待在宫里,还有好几次夜宿皇宫耶!我问他,他还说是要帮皇上处理朝事。现在天下太平,皇上又是监国已久,哪有那么多朝事要小伍哥帮忙啊!还有还有,大伯之前和我说,本来皇上登基,好多大臣都想让皇上选妃了,奏折都写好了,愣是被小伍哥硬按下来了。你说,小伍哥要不是喜欢皇上,干嘛不让人选妃呢?”焉栩嘉越说越觉得有道理。
        “你说……小伍哥,经常夜宿皇宫?小伍哥和皇上感情一直这么好吗?”凡凡却觉察出些许不对劲来。
        “一直这么好……好像没有哎。说来也奇怪,陛下还是太子的时候,和小伍哥关系不咸不淡的。你也知道小伍哥,在有些方面认真过头,就连背后说起陛下,都恭恭敬敬,倒是陛下登基之后,小伍哥越来越爱开陛下玩笑了,还常常抱怨陛下这不好那不好的,但感觉也不像是真的抱怨,恩……怎么说呢……就像,就像,啊!就像小伍哥之前提到老谷的时候一样!”焉栩嘉右手握拳一敲左掌心:“莫非是小伍哥离开老谷太久,看皇上和老谷长得一样,就移情到皇上身上了吧!”说着就看向郭子凡,想要听听他的意见,却见郭子凡脸都白了,放在石桌上的手还在微微发抖。
       “移情……移情……冒充……”焉栩嘉的话,赵磊的话,在郭子凡的脑袋里来回重复。“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我想多了。”郭子凡狠狠的摇了摇头,希望把那个荒唐的揣测甩离自己的脑海。
        “凡凡……你怎么了?”焉栩嘉有点被吓到,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郭子凡不想让焉栩嘉跟着烦恼,一切应该都只是自己的胡思乱想而已吧。

        皇宫里,伍嘉成心不在焉了一天,难得吃过晚膳,就借口家中有事,提早告退了。但他并未马上回丞相府,而是找到了赵磊。
       “磊磊!”伍嘉成将赵磊拉到一个无人的拐角处,才着急地问:“你为什么把凡凡带去见皇上?!”
      赵磊早就有准备伍嘉成回来找他,依然从容温柔地回答:“小伍哥,凡凡是那人的弟弟。”
        “我知道他是他的弟弟!所以才不能让他们见面!”
        “小伍哥,你觉得这样对凡凡,对他公平吗?起码,凡凡应该有得知真相的权力吧。”
        伍嘉成沉默了,再抬头,眼中满溢的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我知道对他们不公平。从一开始,我就对不起凡凡,对不起……他。”
        赵磊叹了口气,知道任何劝慰对伍嘉成都不管用,只好不再提这个话题:“还有,小伍哥,凡凡和嘉嘉想撮合你和皇上,你知道吗?”
        “啊?”果然,伍嘉成被惊到了,瞪大了一双眼睛,连哭也忘记了。
        “小伍哥,别说你不知道皇上对你的感情。”
        “这……这只是稚鸟情节吧……”伍嘉成有些慌乱:“只是因为他失忆之后都是我陪着他,所以他才会依赖我而已吧。”
        “如果失忆之后是,那之前呢?我可是听凡凡说过你们之前的事的哦。小伍哥,你对皇上,又难道真的没有感情吗?”
       “我……”伍嘉成还是犹豫。
       赵磊看得出伍嘉成在犹豫什么,左不过什么传宗接代之类的。虽然当朝法律允许男人和男人结婚,但还是很少有人愿意,更何况是皇上。只是,“小伍哥,皇上不能娶妻生子,你知道的吧。既然你们两情相悦,与其吊着那些大臣,让他们天天不死心地想让皇上选妃,不如你们成亲!”
       伍嘉成有一点点被说动了。都是为了陛下和白国!伍嘉成对自己这么说,只是心里那一丝一缕的欣喜却怎么也忽视不了。不过,“如果陛下愿意,我……便和陛下成亲,但若是陛下想要子嗣,无论如何,我也会保他成亲生子。我已经很对不起他了,不能再因我一己私欲,让他断后。”
        小伍哥,你这傻瓜,在陛下心里,你比后嗣重要多了。赵磊暗暗腹诽。

皇帝养成攻略(10)询问小伍

之前说想BE,大家都不让。。。【怼手指】
其实我就是有这个想法,大家也不用害怕,凡事要往好处想啊,说不定,我会把它坑了呢?😜

(正文)
        郭子凡浑浑噩噩地回到了丞相府。
        丞相府中,焉栩嘉正坐在院中等他,一见他回来,忙不迭地迎上来:“怎么样怎么样!见到皇上了吗?皇上长得怎么样?我曾经见过禹王,那个草包都长得还不错,皇上应该不会差吧!”
       “嘉嘉,你没有见过皇上吗?”郭子凡却没心情和他说笑,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焉栩嘉也发觉了郭子凡的异常,困惑地说:“没有啊……大臣不能带侍卫面圣,所以小伍哥从没带我进过宫,我自然没机会见到皇上啦。怎么了吗?”
      “……嘉嘉!我要见小伍哥!”郭子凡说完就跑去了伍嘉成的书房,也没管后面边追边喊的焉栩嘉。

       伍嘉成正在书房批阅公文,就听见“吱——”得一声,门被人大力推开,还没见到来人,就先闻其声:“小伍哥!小伍哥!”
        “怎么了,凡凡?”伍嘉成笑着放下笔,问道。
        “小伍哥,皇上,皇上和我哥……”
       伍嘉成脸上微微变色:“你,知道什么了?”
      “我今天见到了皇上,他和我哥……长得一模一样!”
       “什么?!”跟进来的焉栩嘉听到,也是大吃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我哥和皇上是什么关系?”
       伍嘉成悄悄松了口气,答道:“皇上和你哥没关系。最开始见到老谷,我也是吃了一惊,他和当时还是太子的皇上长得真的一模一样。于是我暗中调查了一下,什么也没查出来,他们真的就是两个毫无干系的陌生人,只是恰好长得一样。但是凡凡,皇上身份特殊,这个世界上是不可以有人和他长得一样的。老谷多次在我危难之时伸出援手,又和我志趣相投,我不忍心见他送死,所以,我不让老谷来京城,也不让嘉嘉这些见过老谷的人见皇上。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见到了皇上,为了老谷,你们一定要保密!再不能说于任何人听了!”
      “可,可是……”凡凡有些犹豫,“我觉得……赵磊好像知道这件事……”
      伍嘉成一愣:“赵磊?”
      “是……我机缘巧合结识了赵磊,就是他带我去见皇上的……不过是我主动要求的!之后他和我说得一些话,我觉得……我觉得他好像知道什么……不过这只是我揣测啦!而且赵磊人很好很温柔很善良,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伍嘉成沉默了一下,又很快答道:“赵磊的话,放心吧,没关系的。”
      郭子凡听到,总算是稍稍放了心,和焉栩嘉一起告退了。
      伍嘉成看着门“吱——”得一声又关上,又提起笔,却久久落不下一个字。赵磊……你想干什么呢?

      “嘉成?嘉成?”
      “啊?啊!陛下,什么事?”早朝过后,伍嘉成依然和往常一样,来皇宫帮苏格处理政事,顺便蹭吃蹭喝。但今日伍嘉成似乎有心事,时不时就兀自发呆。
      “嘉成,你怎么了?”
     “恩……听说陛下见过了我那个弟弟?我弟弟还在御前失仪,是臣教导无方,请陛下赎罪。”伍嘉成说着,站起来就要拜下去
     “啊,无妨。”苏格赶忙拦住。“不过一点小事罢了,嘉成,你不用放在心上。”
      “那……陛下觉得,我弟弟如何?”伍嘉成试探着问到。
       苏格微微有点意外。什么叫做“如何”?难道嘉成想保举他弟弟做官?不应该啊,嘉成不是这样以权谋私的人啊。想不明白,只得以实答道:“你弟弟很可爱,就是……有点呆……”
      “噗——”伍嘉成闻言倒是乐了:“呆?能有你呆吗?今儿早朝你又发呆了是不是!我在下面就感觉你灵魂都出窍了,可怜那些大臣还以为你在生气,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我跟你说下次你上早朝给我认真点啊!不然我打死你!”边说手指头就戳上去了。
      “好好好。”苏格被伍嘉成戳得一本满足,从善如流地答应。想了想又说:“难怪我觉得你弟弟很亲切。”
      “……亲切?”伍嘉成僵硬了一下,又假装自然地收回手,捧起一张奏折,假装漫不经心的说:“当然亲切了,两个呆瓜。”
        
      之后,苏格看着又开始发起呆的伍嘉成,有点发愁:平时活力四射的小黑猫这是怎么了?莫不是经常和我还有他弟弟待一块,连发呆都传染了?不过嘉成就连发呆也最可爱!
        

皇帝养成攻略(8)皇上召见

起名小苦手。。。起的名字越来越尴尬了怎么破。。。

说好的皇帝养成攻略,皇帝都被遗忘了好几章了。。。

下章皇帝上线,大家久等了。。。

 

(正文)

    焉栩嘉最近很纳闷:
    远道而来的小伙伴总是跑不见人是怎么回事?
    总是说去皇宫暗探去,大白天的也“暗探”?
    看来凡凡的武功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出神入化啊,大白天穿着一身夜行衣在皇宫跑来跑去居然从来没被抓过?

    “凡凡!”焉栩嘉好不容易逮住最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郭子凡:“你这几天都干嘛去了?”
    “就……就去皇宫打探了嘛……”郭子凡一脸心虚的样子,恨不得直接在脸上写上“我有情况!我没说实话!”
    “去皇宫打探?你见到皇上了吗?怎么样?”
    “呃……还好吧……”
    “凡凡!你说实话!你到底干嘛去了!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好吧 我说!就是……禁军统领赵磊你知道吧……你觉得……他怎么样?”郭子凡脸红扑扑的。
    可惜焉栩嘉没注意到,只想着郭子凡的问题:“赵磊?对哦,我怎么没想到他呢!他是我们京城第一高手,武功好不说,长得俊秀,为人更是风度翩翩,待人温和有礼,还写了

一手好字,不知道是多少人的梦中情人呢!”
    “这,这么好啊……”郭子凡低下头,掩饰自己情不自禁上扬的嘴角。
    “对啊!怎么样!你是不是看完觉得和小伍哥很配?!打算撮合他和小伍哥了?”
    “恩?!!!不是,嘉嘉,不是说好撮合皇上和小伍哥的吗?!”郭子凡“刷——”得抬头,紧张地说。
    “对啊,可是,我们又见不到皇上,怎么撮合啊?”
    “见得到见得到!今晚我就去见皇上!”郭子凡赶紧拍着胸脯保证。

    晚上,郭子凡又熟门熟路地跑到了皇宫,又熟能生巧地被禁军逮到。
    “哟~郭小爷,今儿又来啦!”
    “哎!今儿是真有事,来找你们统领。”
    “行,让这俩弟兄带你过去吧。”
    “好嘞,谢了!哎,这是我从槐花居带的槐花酿,弟兄们都辛苦了,等散值后,给弟兄们都分点啊!”
    “哎!谢谢郭小爷!”

    郭子凡被带到了赵磊那边。
    赵磊一看到郭子凡,就笑着迎了上来:“凡凡,你来啦。”
    “磊哥,没打扰你吧!”
    “没啊。到是你,陪我巡逻不会觉得无聊吧。”
    “不会啊,不过你散值之后,要换你陪我去买小糕点哦”郭子凡勾上赵磊,蹦蹦跳跳,好不开心。
    “好啊。”赵磊任由郭子凡勾着他,笑得温柔。
    身后的一众侍卫自觉地低头,尽量假装自己不存在。开玩笑,要是打扰了老大谈恋爱,还有活头吗!哎,光棍就活该被虐吗!这次回去我就找媒婆去!
 
    然而有些人想要找你,就不会管你在不在谈恋爱的。而且一旦他召唤你,那么不管你是在洗澡,上厕所,还是谈恋爱,都要提上裤子就去,比如……皇上。

    “赵统领,皇上召您前去觐见。”
    “好的,我这就去。”
    “啊!”郭子凡终于想起今天来皇宫的任务,“磊哥,有件事……你能帮我吗?”
    “什么事啊凡凡?”
    “呃,说来话长,简而言之,我想见皇上!”
    “哦~”赵磊想起韩沐伯对自己说的那件事,也欣然答应:“好啊,凡凡,那你跟我走吧。”